郭船长 请创造另一个奇迹!

在郭川失联之后,华西都市报记者采访了从事帆船运动的专业人士“野郎君”,他是郭川的青岛老乡,曾经跟郭川一起在海上航行。谈到郭川的失联,“野郎君”情绪非常激动:“郭川非常不容易,他创造了中国航海历史上很多伟大的奇迹,我们都盼望这一次他还能创造另一个奇迹。”

郭川为什么会落水?野郎君认为有三种可能性。第一,郭川在失联之前几个小时曾经与他的陆上团队通报过,说当时的风速很快,按照这个速度很有可能会创造新的纪录。不过由于天气很好,他2天只睡了4个小时,感觉身体很疲惫。在通报完成之后,他有可能锁定了舵和帆之后,不小心瞌睡了,失去平衡落水。第二,因为风力太大,大三角帆索具突然断裂,大三角帆掉落水中,大前帆和主帆是动力系统,突然失去了一个动力系统,船只突然减速,正在甲板工作的船长因为惯性被甩入水中。第三,因为大三角帆掉落水中,船长仍在驾驶位置,但是为了节约航行时间,没有降主帆,固定了舵和主帆,就去甲板准备打捞大三角帆,打捞过程中因为失去平衡,掉落水中。

“其中第三种的情况的可能性最大,因为没有穿戴救生衣和安全绳。掉落水中之后,又因为之前固定了舵和主帆,船依然向前行驶,人游泳的速度不及船速,没有能够追上船。但是现在都是各方猜测,我也是根据各方报道自己总结的最坏想法。”野郎君这样说道。

航海运动一直被视为一项极限运动,因为这项运动对于体力有着近乎严苛的要求:“在航行的时候,必须要随时看风向,观察海面,能够休息的时间非常少。尽管有时候非常疲劳,还是需要进行升帆收帆等一系列的操作。另外,船上的食物和饮用水也有限,只能是按照每天的比例来进食,不能有过多的消耗。”

不仅如此,航海对于运动员精神方面的挑战也很艰巨:“在海上航行的时候是非常枯燥的,有的只是无尽的孤独感。这种孤独感并不是说一个人与风浪进行搏斗的孤独感,更是在进入无风区的时候,船行驶得很慢,在几平方米的船上,能够做的事情就只有发呆,这种时候会更感觉到孤独。为了克服这种孤独感,郭川这一次带了一本书陪着他。”

另外,由于是一个人航行,时刻警惕船只是否完好也是一项重要的任务。现代的帆船主要由玻璃钢制成,非常轻快,能够跑得更快,而且配有雷达、卫星、测量仪之类的先进装备,但玻璃钢制成的船有一个很重要的缺陷,那就是非常轻薄,如果在高速行驶之下撞到了暗礁、鲸鱼,甚至是其他出事船只的碎片,就很容易破损,在几分钟之内就有可能沉船。“郭川的航海日记里就提到了在前一天,他差点撞上一条鲸鱼。如果撞上,那是非常危险的。”

由于搜救队已经找到了郭川的救生衣,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消息。没穿救生衣,对于落水的人来说,就像是开车不系安全带一样。“如果穿上救生衣,就能够更好地保存体力。”野郎君认为,夜间海水的温度对于郭川的体力也是一项巨大的考验:“到了晚间海水的温度很低,我很担心郭川落水之后会冻僵。另外,落水之后其实还是有机会获救的,根据船只的记录仪研究船只此前的航行速度,如果航行速度突然有变化,那么就有可能是在那一片水域落水,然后根据水流的变化划出一个区域进行搜救。”

虽然郭川曾经说过“航行中一旦落水,船走了,你就没有任何活着的机会。”但是野郎君却仍对郭船长的获救抱有希望,“事到如今,我们都希望他即便是被海盗劫持了也好,是趴在死鲸鱼或者是一根浮木上也好,能够被附近的渔船救起。他创造了中国航海历史上很多伟大的奇迹,我们都盼望这一次他还能创造另一个奇迹。”

作为中国职业帆船第一人,郭川算得上是天生的探险家,他的职业生涯概括起来不外乎——上天下海。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是国内航空领域的精英,曾从事于国际商业卫星发射。郭川喜欢户外运动,尝试过滑雪、滑翔伞、滑水、潜水……不知道怎样的缘分,郭川就这样爱上了帆船,成为了中国航海、乃至亚洲海航的传奇人物。

从网上曝光的图片看,“青岛号”里有一面国旗,郭川曾这样描述过自己和大海孤独“搏斗”的经历:“我恐惧过、绝望过、崩溃过,但从没放弃过。来到这里,我不能让祖国蒙羞。”圈内人曾透露一个细节,过去,在很多次国际帆船比赛中,赛场没有中国国旗,选手们也不知道该去哪里买。那时候的郭川才意识到,中国远洋航海距离世界航海,还有很大的距离。

郭川的心愿很简单,让世界航海认识中国,而这个愿望在八年前就实现了。在2008-2009沃尔沃环球帆船赛中,作为唯一参赛的亚洲人,郭川首次参加并全程完成比赛,航行约39000海里。

而真正让世界认识中国,那是在2013年,郭川驾驶“青岛号”从青岛出发,穿过赤道,经合恩角、好望角,最后穿过巽他海峡返回青岛,创造世界纪录的同时也打破了有世界纪录以来的西方航线传统,首次以除法国、英国外的地区作为不间断环球航行起末点,开辟了世界航海史上首条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的“东方航线”。

“郭川就好像第一个完成环球航行的人和第一个登上珠峰的人一样,一件连我们这样疯狂的法国人想都没有想过的事,竟然被一个中国人干成了。”2015年实现穿越北冰洋航行之后,世界帆船运动领域的气象权威克里斯蒂安·杜马尔说过这样一句线年的职业帆船生涯,为中国写下了太多的第一次,也为亚洲写下了太多第一人。而这些荣誉的背后,却是他一个人在浩瀚大海中孤独抗争,体验人类的渺小,同时,也感受人类的伟大——2009年沃尔沃帆船赛,郭川患上了“幽闭恐惧症”,整夜整夜睡不着,甚至想到过自杀;2012年12月环球航行中,帆船遭遇大前帆破损,船帆坠入水中,郭川紧急停船,在漆黑的夜里花费了一个小时将帆捞起;2015年的北冰洋极地航海,郭川有好几次,在寒冷冰冻的船上,差点以为这段路再也走不下去了。

“我每天都在用海水洗头,用雨水洗澡,以泪洗脸,我在海上哭的时候比在现实生活哭得多得多。”

2013年完成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到达故乡青岛时,郭川爬上岸,跪在地上抱着妻子和两个儿子痛哭,这位独身一人在海上经历138天大风大浪的勇士,哭得像个孩子。在场的媒体人、迎接他的家乡父老,无不感动。

“走不到的地方是远方,回得到的地方是故乡。明年春暖花开时,我一定回来。”

这是2012年年底,进行环球航行前郭川留下的一句话,如今,我们也用这句话来等待老船长回家。华西都市报记者陈甘露综合报道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ytpolywheel.com/,都灵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