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yu.com对《坦克装甲车辆》“90vs98”一文的商榷(图)

leyu.com对《坦克装甲车辆》“90vs98”一文的商榷(图)

近期杂志上刊登了王亮先生在网络上发表的《90VS99》一文,众多中文网站随即转贴了这一文章,在读者和网友中引起了一定的反响。在该文中,王亮先生阐述了对国产98式主战坦克的看法,并对网友们对98坦克的一些评论进行了分析、解释和反驳。笔者对王亮先生的一些见解表示赞成,但也对《90VS99》一文中一些明显的错误、疏忽深感遗憾。在此,同样借助网络这一自由的空间,说说笔者个人的一点见解,与王亮先生及所有的军事爱好者们做一点探讨。

王亮先生先探讨了98坦克的防护问题,反驳了一些网友批评98坦克防护不如西方坦克的观点。最主要的论据,是用一些实例说明了西方坦克与俄式坦克、中国坦克相比,未必具有防护性能上的明显优势,并付出了重量、体积等方面的代价。

笔者首先对《90VS99》文中防护问题上一些存在问题的描述做一点探讨。例如文中提到,“豹2为代表的西方坦克,它们的研制目的是抵御苏联坦克的大规模进攻,直到美加援兵的到来,也就是说,它们是堡垒和活动炮塔。”笔者认为对豹2的这一描述显然是偏颇的。豹2坦克早已被公认为第三代主战坦克的优秀代表,在研制时的技术条件下,完美的体现了坦克“火力、防护、机动”的三结合,具有开创性的意义,直接影响了西方第三代坦克的发展道路,是西方第三代坦克的标志性成就。豹2并非一种偏重于防护与火力,而忽视机动的坦克,相反该坦克最大时速高达72千米/小时,从零加速到32千米/小时仅需7秒,这比起任何一种第三代主战坦克都不占下风。可见,豹2绝非王亮先生所说的“堡垒和活动炮塔”。实际上西方第三代主战坦克,例如M1、勒克莱尔都具有较为出色的机动性能。从未有哪个西欧国家会设想以“堡垒和活动炮塔”抵御苏联坦克集群的进攻,因为这根本不可行。就连频频被评价为“防护好、机动性差”的挑战者坦克,其机动性仍具有合理的水平。

王亮先生又进一步指出,西方坦克“作战环境,高防护,大弹药,宽敞的内式强调成员的舒适提高持续战斗力。这一切都是造成西方坦克重量居高不下的主因。但是效果很好吗?并不一定。在海湾战争,在最近的对伊战争,不激烈的抵抗(而且是不先进的兵器)都造成了M1的毁伤。”笔者认为这一说法显然以偏概全。王亮先生已经指出,没有哪种坦克能达到100%牢固的防护,但不同坦克的防护水平差异仍将导致作战效能上的显著差异。伊拉克战争中M1A1被击毁的战例的绝对数量并不算多。要知道这是一场从科威特打到巴格达的战争,美军M1A1坦克及其他装甲车辆动辄连续突击数十、数百千米,从这个角度看被击毁的数量很少。这也从一定程度上说明M1A1坦克具有优秀的防护能力——再次强调,不是100%牢固。在以往的中东战争中,以色列的英制“逊丘伦”坦克机动性不如法制AMX30坦克(这是一种典型的以机动弥补防护的第二代主战坦克),但在实战中进攻效果却更为显著,这充分说明西方坦克防护性能的重要作用。因此,试图以伊拉克战争的战例,否定西方坦克防护上的设计思想,是完全错误的。

接着王亮先生指出,“未来的防护途径,重点在主动防护系统,减少可发现性,60吨的重坦克概念已式上个世纪的产物”,笔者深表赞同。 但是我们应该清楚的认识到,主动防护系统、隐身等防护技术,并不属于西方第三代坦克出台时的年代,把这些前瞻性的技术作为论据,来评论M1、T-80、98式等第三代坦克的优劣,有那么点“关公战秦琼”的味道。王亮先生在这一问题上的表述,并不足以否定西方第三代坦克防护性能上的优点。

王亮先生又举出一个车臣战争的“精彩”战例,进一步证明上述观点:“另一辆T-80U履带炸坏,孤立无援受打击了6个小时,遭受各种单兵火箭,反坦克导弹,火炮等各种反坦克武器近百次打击,三名成员都活了下来。”笔者强烈置疑这一战例的可信性,世界上本不存在能够抵挡火箭、导弹、火炮连续命中的坦克。笔者甚至认为,上述描述是在说列日要塞、大和号战列舰,而不是T-80U。

当然,笔者仍然认为王亮先生“中国98防护已经超越了日本90式、韩国K1A1、豹2A4、M1早期型的水平”的最终结论,是较为可以接受的。 但还要补充的是,王亮先生指出“中国98防护主要问题是坦克一旦被击穿,容易造成超压杀伤人员,现在简单的解决方法是将舱口打开一些”,这令笔者非常困惑。打开舱盖能对穿甲弹、破甲弹击穿坦克后造成的杀伤起到什么作用?这恐怕是想当然了。

笔者大体上认同王亮先生关于98式坦克125mm滑膛炮的评价。但一些细节让人困惑。例如王亮先生指出“不清楚T-80B用的是什么弹药,可能是内藏式墨芯弹药”,笔者从未听说过有这样的一种弹药。墨芯如果指的是碳的话,就更难理解了,因为脆弱的碳根本不可能作为穿甲弹的“芯”,只可能作为辅助、优化的成份。此外王亮先生又举出战例,称“不慎流露的几张经典的照片表明,冷静而勇敢的少数伊拉克士兵依然用T-72从侧面击毁了M1A1HA。”,笔者认为既然说出了这样的战例作为论据,至少要确定有这样的照片,而照片上M1A1HA的创伤经过考证是T-72造成的。假如连照片都未能提供,虽然王亮先生补充说这样的战例“恐怕不是空穴来风”, 仍难以产生多少说服力。

此后,谈及自动装弹机时,王亮先生称“我们只要注意88式后中国坦克的西方式丰满型炮塔和98较大的底盘,就可以明白这一问题可以自然的解决。”对此,笔者认为王亮先生未能很好的理解96、98等型号坦克炮塔的真实情况。由于上述坦克型号的尺寸已经有广泛的报道,我们只需要测算一下96、98坦克炮塔的体积大小就可以发现,那绝对不是所谓的“西方式丰满型炮塔”。96、98坦克炮塔是在传统圆形炮塔基础上加装了前方的装甲组件,后方扩展出体积较小的尾舱,内部空间上仍与T-64/72/80的圆形炮塔没有多大区别,更不用说和体积较大的西方坦克相比了。

王亮先生指出“西方自动装弹机带来炮塔过大,过重,不得不增大车体炮塔座圈,这样底盘也不得不强化,增大,引起车体近一步变重”,因此否定采用西方炮塔尾舱式装弹机的设计。 在此我们不能忘记俄坦克分装式炮弹和西方大多数坦克炮采用的整装式弹药的区别。在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的发展过程中,为提高穿甲威力,穿甲弹芯的长度不断加长,新型穿甲弹的弹芯已经深入药筒。俄式转盘装弹机,是无法容纳整装坦克炮弹的,而分装穿甲弹的弹芯长度显然受到很大的限制。显而易见,为提高弹药威力、提高坦克的作战效能,采用炮塔尾舱式装弹机是必然的趋势。当然,从跨越式发展的角度看,也许可以跨过这一阶段,直接发展电热炮、电磁炮等不需要大口径药筒的先进火炮,但可行性较小,难度却很大。

王亮先生认为在坦克炮射程这一问题上,“在整个战斗体系中,远程攻击不是坦克的主要目标,在整个体系中,完全可以由远程反坦克导弹代替,况且苏军坦克还有远程炮射导弹弥补和提高战斗力。”这一说法略加分析,仍有不妥。首先,反坦克导弹和坦克炮经过几十年的竞争,早已确立了互补互助的发展态势,两者各有优缺点,不可互相替代。其次,现役俄式反坦克导弹对M1A1HA等先进主战坦克的正面防护是构不成致命威胁的。同时还要指出俄式坦克的火控水平与其炮射导弹射程并不相符,尤其在夜间对西方坦克没有任何优势可言。

“因此在1000米以上交战中命中率低,甚至在激起的沙幕中发现不了对方,这就是美军尽力拉开距离的原因,而不是射程的主要问题。”笔者认可这一说法,但仍必须指出,俄罗斯出口型125mm炮穿甲弹降速快、有效射程低是众所周知的事实, 西方坦克炮确实具有直射射程上的优势。而“不久前,美军直升机在38线遭遇朝鲜的激光照射,美国人就认为其是中国早期型激光枪,又惊又怒。”的说法就明显是以讹传讹了。

还应该指出《90VS99》一文中的几处不妥,例如“法国箔金斯发动机”明显是把英国帕金斯发动机(Perkins)张冠李戴了。此外梅卡瓦坦克之父塔尔说的“坦克的机动力不是搞汽车赛”,不太适用于其他国家,并不是每个国家都只需要守着一点点领土。以色列可以将坦克的机动性放在被牺牲的位置,我国却不能。对于98的顶装甲,王亮先生说“我曾看到专家关于防攻顶武器的讨论,如果真如我猜测,这个很耗费加工工时的车顶加固结构(类伞状结构),除主动防御系统外有效的防御手段之一就被一句丑陋诬蔑了。”,而实际上 98坦克的顶装甲有多厚,早已有公开刊登的舱盖部分照片为证。恰恰是因为圆形炮塔周围加了一圈装甲组件,才显得顶部凸起了一块,并不存在所谓的“车顶加固结构”。

笔者极为赞成王亮先生“如果单纯对98有一个评价,我并不认为这叫真正的评价,因为它的仍在云雾中。”的看法。对于T-72、豹2的评价,笔者认为更加重要的是从苏德两国的具体情况进行分析。网友们常常谈论武器性能的对比,而忽略国力、工业基础、作战思想对武器设计的决定性作用。简单举例,对于国土纵深宽阔、工业基础雄厚、个别技术领域薄弱的苏联来说,设计简单实用、便于大量生产的坦克是最为合适的。而这样的生产能力和技术水平决定了苏联装甲兵必然呈现一种大集群进攻态势,以现役装备和后续生产上的数量优势彻底压倒对方,同时广阔的领土也允许苏联装甲兵有充分的回旋空间发挥这种优势。而德国的状况完全不同,国土、人力资源都相对有限,不可能与强大敌国进行长期的消耗战。因此德国人借助工业技术精湛的优势,在二战还是冷战期间努力研制技术上尽可能超前对手的坦克,从而在战争中以个体上的质量优势抗衡比德国更强大的对手。两国情况不同,因此坦克的设计思想、实现手段也不同,具体作战效果也要放在整个作战体系中去衡量。

分析对比98式坦克和其他坦克,也必须注意上述问题。总的来说,笔者认为王亮先生“98式不是一种技术上超前的坦克,可以对抗世界任何一种坦克”的评价是中肯的。(作者:加特林)

yabo2020vip111

留下您的信息